无量寿经 第8集 第二回复讲--第8集-狮子吼净土专修网_手机站
点击数量:加载中...
报错返回主页

更新至8集
正反排序

视频播放

  • 路线三

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

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

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

更新至8集
正反排序

音频播放

  • MP3播放(3)

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

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

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

更新至8集
正反排序

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

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

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

  • 节录内容

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

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

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

  • 讲座内容
  • 本集经文

第八集

刘素云老师  第二次复讲

时间:2020年11月24日  地点:六和小院


尊敬的各位同修:大家好!

阿弥陀佛!

今天我们接着讲释迦牟尼佛首座弟子舍利弗的故事。

佛陀对那位毁谤舍利弗的比丘说道:

“你毁谤长老的过失,现在不能忏悔,你没有为僧团的和合设想,你有心要使僧团引起纷争,你假使不诚实地悔过,你的头脑将会分裂!”

毁谤舍利弗的比丘,立刻跪在佛陀的座前,对佛陀恳求道:

“佛陀!请求慈悲怜悯我,给我忏悔新生的机会!”

佛陀庄严地说道:

“你去向舍利弗忏悔!”

那个比丘俯伏低头地跪在舍利弗的面前,舍利弗用手抚摸着那个比丘的头,慈祥地说道:

“比丘!忏悔在佛陀的教法中,其效是非常大的,人能悔过,能够改往修来,实是很大的善事。我接受你的忏悔,你以后再也不要犯罪!”

舍利弗的态度,舍利弗的话语,听的人都大为感动。

有一次佛陀带领弟子出外游行布教回到舍卫城时,被大众讥为六群比丘的弟子们,已先佛陀和大众到达祇园精舍,而占有比较好的坐卧处,并且还对人说:

“这是我们师父的,这是我们应有的地方。”

舍利弗在佛陀回来以后,也赶到祇园精舍,见他过去的坐卧处,都给六群比丘占去了,就在树下静坐了一夜。佛陀早晨起来,听到树下有咳嗽的声音,佛陀问道:

“谁在那里?怎么不在室内静坐?”

年老的舍利弗回答道:

“佛陀!是我舍利弗。因为昨天跟随佛陀回来的人很多,精舍都被住满,我在树下住一宿,没有关系。”

佛陀听后,就此因缘,对比丘说法道:

“诸比丘!我问你们,在我的教团中,要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座、上等的水、上等的饮食呢?”

比丘们有的说要由刹帝利或婆罗门出家的才可以,有的说要持律修行者才可以,有的说要布教说法者才可以,最后,佛陀庄严地对诸比丘说道:

“诸比丘!往昔在雪山中有鹧鸪、猿猴、大象同在一起,他们虽是朋友,但不互相尊敬,后来觉察这样不对,才对年龄最长的恭敬,依他的教诫。这样,他们身坏命终时,都转生善处。诸比丘!你们要崇敬法腊的年老者,在现世受人称赞,后世也才能生到善处。诸比丘!我的教法中,没有阶级的高低,但我的教法中有法腊戒长的长老,你们要奉事礼拜、供养,长老们是应受第一的床座、第一的水、第一的饮食。”

佛陀的法语,舍利弗听了很感动,诸比丘听了也很感动!

舍利弗的老友目犍连,有一次在布教的途中被裸形外道暗害,舍利弗得知这个消息,心中很伤感。

佛陀知道目犍连被裸形外道暗害,心中也很难过,佛陀从巴连弗城渡过恒河,到毗舍离城附近竹芳村的树林,告诉大众说,三月后自己要进入涅槃。大家一听,像天崩地裂一声,都感到宇宙旋转起来,其悲哀的程度,比父母死亡犹有过之。

佛陀在这三月中,到祇园精舍、竹林精舍、重阁讲堂、槃师多精舍、鹿母讲堂等地巡回一次。佛陀想在涅槃以前,希望相逢的人和他相逢一下,希望要讲的话讲一下。就在这时候,舍利弗想先要涅槃。有一日,他在禅定中想:“过去的诸佛,他上首的弟子,都是在佛陀以前进入涅槃,现在佛陀涅槃的日期渐渐到了,我是就该先佛陀而进入涅槃比较好。”

舍利弗心下这么想,他即刻走到佛的座前跪下来说道:

“佛陀!我现在想进入涅槃,请佛陀允许!”

佛陀注视舍利弗,好久,才说道:

“舍利弗!你为什么这么快就进入涅槃?”

舍利弗禁不住伤感的样子回答道:

“佛陀!我听说在最近的不久,您就要进入涅槃,我是不忍心见佛陀涅槃的,而且我常常听佛陀这么说,过去的诸佛,他上首的弟子,必先于佛陀之前涅槃。我想,现在正是我进入涅槃的时候,想恳求佛陀允许!”

佛陀又再问道:

“舍利弗!你知道你涅槃的时候,但你要在什么地方涅槃呢?”

“我的故乡迦罗臂拿迦村,我百岁的母亲还健在,我想见到母亲,在生养我的房中进入涅槃。”

“我不禁止你,舍利弗!你可以照你的想法去做。不过,你是我的弟子中无比的弟子,你走的时候跟大家最后说些教示吧!”

佛陀命令阿难,集合比丘大众送舍利弗,而且舍利弗也要向大众说告别的言辞,大家都很快集合而来。舍利弗先对佛陀说道:

“佛陀!我从过去生中,就希望能值遇佛陀住世的时代,我终于满足我的愿望,我没有比遇到佛陀再欢喜的事。几十年来,承受佛陀的慈悲教导,使愚痴的我得开慧眼,获证圣果。天下的言词,也道不尽我内心的欢喜和感激。现在,我去世的时候近了,我马上就要舍弃世间的束缚,可以进入自由自在的境界。我像负了很远的重荷,现在就要放下来的人,解脱五体的束缚,不受诸有的苦恼。这是我和佛陀最后的告别,佛陀!请接受我的顶礼!”

舍利弗合掌顶礼,空气非常静默、严肃。

佛陀点点头,舍利弗静静地站起来向外退出,直等到看不到佛陀的时候,才转身而去。

诸比丘都捧着鲜花送舍利弗,这是寂静庄严的行列,流着眼泪的人也不少。

舍利弗走了一程,对大家说道:

“请大家在此止步,不要再送了,只要均头沙弥跟我来就好。各位请回,自己修行要紧,希望努力精进脱离忧苦的境界。佛陀出现在这个世间,实在是很稀有的,好像优昙钵罗花的开放,要几千万年才能遇到一次。人身是难得的,正确纯洁的信心更难养成。我们能够出家,能够听闻佛陀正法,更是百千万亿生中稀有的事。希望大家更进一步精进,诸行无常,更战胜这个苦,到达无我涅槃的境地,那才是我们永远的归宿,那才是一个寂静安乐的世界。”

舍利弗说法的时候,大家想到这是舍利弗最后生离死别的遗言,想压制住悲哀也不能够,眼泪总是涔涔地流下,都异口同声地向舍利弗道:

“你是佛陀的首座弟子,是我们比丘中的长老,以后要你领导我们从事佛化的事情还多,你为什么要这么早就进入涅槃呢?”

舍利弗明白大家的心,仍然很安静地说道:

“大家不要伤心,这个世间是无常的,大家不都常听佛陀这样说吗?须弥山有崩坏的时候,大海有干涸的一日,如同芥子那么细微的关于我舍利弗色身的死亡,这是当然的,这就是世间的实相。我仍然要叮嘱大家的就是要一心修道,脱离苦海走向极乐清凉的世界最要紧。从事佛陀教法救世的工作,世世代代,只要众生想灭苦求乐,为了他自己,他就会来延续佛陀的慧命。”

舍利弗的话很令大家感动,大家知道这次和舍利弗分别,以后就永远不能相逢,他虽然吩咐大家回去,但大家总是跟在他的身后。舍利弗并不喜欢他们有这样依恋不舍的态度,又再断然拒绝他们的送别,大家无法,只得目送长老舍利弗背影,仍然不想回去。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,眼泪就滔滔地流个不停,他们虽然是已经觉悟,但人情还是不会变的。

舍利弗离开佛陀和僧团以后,起伏在心里的思潮,不禁感慨万千,但并不紊乱,更是增加心内的澄明。他此刻像站在雪山的峰顶,全宇宙都浮现在他的心中。

舍利弗一步一步地向前走,均头默默地、一步一步地在后面跟随。

舍利弗到达故乡的村庄,已将近日落黄昏的时候,他遇到他的外甥优婆离婆多,舍利弗问他道:

“祖母在家吗?你去告诉她说我回来了,请她把生养我的房间打扫洁净,我休息一下就来。”

“好的!”优婆离婆多见到舅父的归来,非常欢喜,他即刻就先去祖母的住处将舅父回来的消息告知。

舍利弗回来做什么?他的外甥是不知道的。

舍利弗的母亲听到很久没有回来的儿子回来了,非常高兴,舍利弗虽然是将近八十岁,但他在已有百岁的母亲心中,仍然是把他看成小孩子。

把生养舍利弗的房间打扫干净,他的母亲觉得很奇怪,但母子的相逢使她欢喜兴奋得不再考虑个中的缘故。

舍利弗回到家了,和家人一一问好,全家都异常欢喜,他的外甥替他洗足,送他进入净室。舍利弗入净室后,才把回来涅槃的消息告诉大家。

他的母亲和家人大惊,均头则不慌不忙地照顾。

“这里没有关系的,你们放心。”舍利弗说,他再加重语气认真地说道:“母亲!我的心很落实也很安稳,我今生逢到我的老师救世主佛陀,接受他的教导而依照实践的我,已经从生死的迷海中得救,我已从烦恼的囚笼中解脱,没有什么可恐惧的事。我所以归来,就是为了进入涅槃,请你们安心,人间谁没有死?像我从苦中解脱出来进入涅槃,实在是最幸福的事!”

舍利弗又把佛陀的法语转诵一些给母亲听,他的母亲很懂得他的意思,向舍利弗道:

“你讲得很对,不迷进入涅槃,没有生死之患,实在是无上的幸福。那就请你安静一会儿吧!”

舍利弗的母亲虽然这么说,但她退归自己的房中,内心禁不住一阵悲哀,眼泪也流下来!

舍利弗对沙弥均头道:

“你到那边房中去,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。”

舍利弗回来涅槃的消息传遍村庄的时候,已是半夜三更,但居住在左近皈依过佛陀的人都聚集而来,他们要拜见舍利弗向他问好,并要听他的说法。

均头引大家坐在一个地方等候,告诉他们等尊者休息一会儿再见。

更深夜静,舍利弗的静室中没有一点声音。

东方发出晨曦,黎明渐渐地到来,舍利弗喊均头的名字,问道:

“有什么人来了吗?”

“是的,听到尊者要入涅槃来求见的人。”均头在回答。

“那么,你去把他们请来。”

“好的,他们很喜欢见到尊者。”

均头对求见的说,尊者愿意和大家相见。

大家以为不能见到舍利弗尊者的生容,听到这个消息极为兴奋。大家静静地,放低声音,不敢咳嗽,集合到舍利弗生养的室中来,这是神圣的相逢,舍利弗对大家说道:

“你们来得很好,我也想和你们见一面。四十多年来,我接受佛陀的教示,到各地弘法,在这之间,万一我有罪过,希望大家给我最后的宽恕。我在老师救世主佛陀的身边四十余年,我对恩师从来没有生过一念的不快或一念的不满,我是越来越感激佛陀。我在这个世间,对有如大海那么深广的恩师的教示,还有深深不解的地方,今天想起来对救世主的恩师实在无限的抱歉。不过,以我被人称誉的那一点智慧,我是了解到佛陀的慈悲,我遵照佛陀的教示而行,努力精进,我也获得正觉。我没有我执,我今日向你们告别,我要进入寂静的涅槃境界。我愿跟随佛陀之后,永远不生不死地长住在宇宙之间。”

大家听到舍利弗的说法,看他那安静的样子,想到这就是将要去世的人吗?真叫人不解。

大家很恭敬佩服,又很感伤,均头请大家礼拜出室,舍利弗安住禅定,右胁而卧,遂入涅槃。

舍利弗的百龄老母很悲伤,但又感到这样美地去世进入涅槃是很幸福,她对于自己的将来之死,也自信能欢喜迎接它的来临。

舍利弗涅槃后的七日,把他的遗骸荼毗,均头沙弥捧着他的遗骨回到竹林精舍,把一切经过先告诉阿难,阿难流着眼泪带着均头详细地报告佛陀,佛陀默默地听着。

佛陀知道阿难起初看见目犍连被裸形外道暗害,现在又看到舍利弗涅槃,心中一定万分的伤感,佛陀就问道:

“阿难!你悲哀挂念什么呢?难道舍利弗涅槃不可贵吗?难道他接受我的教法,把我的真理带走没有留下来吗?”

阿难恭敬合掌回答道:

“不是!佛陀!我不是这样的悲哀挂念,尊者舍利弗,奉持戒仪,智慧很高,善于说法,勇于布教,他永远是那么热忱地为教工作。这不但是我们知道,连异教徒都在赞叹。想到现在尊者舍利弗既然不在,为了正法的流布,为了千万年后的教团,受他早于涅槃的影响,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悲哀挂念,我想也是大家的悲哀挂念。”

佛陀知道这个事实,但佛陀静静地说道:

“关于这个,你不要挂念,舍利弗虽然不在,法是不会失的。无常本来是世间的真相,生灭是自然的道理。大树要砍倒以前,先要砍掉大的树枝;宝山在崩坏以前,先要崩倒大岩。目犍连和舍利弗在诸比丘内先入涅槃,这也是法的自然顺序。佛陀不久也要顺着法性进入涅槃,你们不要失望,佛陀的教法是不会与人去的,佛陀千千万万年永远活在信的人的心中,佛陀会永远照顾他。你们要皈依法,皈依我说的真理,不要皈依其他。进入涅槃,去极乐世界,是第一重要功夫!”

佛陀说了以后,集合诸比丘,从均头沙弥的手中,接过舍利弗的灵骨,对大家说道:

“诸比丘!这个灵骨,在数日前,就是为众生说法施教的大智舍利弗。他的智慧广大无边,除佛陀以外无人可比,他证悟法性,少欲知足,勇猛精进,常修禅定,为教为人,没有我执,不喜相诤,远避恶人,降伏外道,宣扬正法,他已获证解脱,无诸苦恼。

诸比丘!你们看,这就是佛陀亲弟子的遗身!”

佛陀讲说时,大家不知不觉地对舍利弗的灵骨都五体投地地恭敬顶礼。

尊者舍利弗的故事讲完了,作为讲者的我意犹未尽,作为听者的你们,不知有何感触?给同修们留个思考题:我为什么讲这么长的故事向大家介绍尊者舍利弗?


我们继续往下介绍:

〖尊者大目犍连〗

目犍连尊者是佛陀十大弟子中神通第一。

目犍连是他的姓,他的名字叫拘律陀,是父母在拘律陀树下求子而得名。他出身于富贵之家,父亲官居宰相,所以大目犍连是贵族出家。

舍利弗是佛右面弟子,大目犍连是佛左面弟子。释迦牟尼佛左右两个弟子也是表法的。代表什么?代表释迦牟尼佛智慧第一,神通第一。

尊者神通广大。

给大家讲一个目犍连尊者神通救释迦族的故事:

在久远劫之前,释迦族是一群渔夫,靠打渔为生的,琉璃王这一族是一个池塘里面的鱼。释迦族的人把这个池塘水放干了,那叫一网打尽,一个也不留。这个鱼就发了狠心要报仇,将来他要是得人身,有这个能力的话,要报这个仇。

这一生遇到了,释迦牟尼佛知道这件事情的因果,劝导释迦族不要抵抗,告诉他们逃走、逃命。所以释迦族大部分人翻过喜马拉雅山到西藏,在后(西)藏落脚,以后再也没有回去。章嘉大师曾经告诉老法师,释迦族的后人在西藏。

目犍连尊者神通广大,他要救释迦族,他不听佛陀的指示,在迦毗罗卫城被围困时,他用神通把五百多人(其中有皇族)装在钵里送到天上,结果都化成了血水。他知道神通不敌业果。最后,他在布教时被裸形外道暗害,神通不能救他,这正是他的现身说法,给后人的警诫。

神通不是根本之法。佛陀常常呵斥自恃神通的弟子,因为神通对于了脱生死毫无关系。

目犍连的神通,耳朵听声音,不分远近都能听到;眼睛看东西,不分内外都能看到;甚至人心中的念头,他也能知道。

关于能看到人的心,目犍连和莲华色女有过一段故事:

有一次,目犍连经过一座园林,有一个中年的美人莲华色女,带着媚态走近目犍连,向目犍连打招呼道:

“目犍连尊者!有时间吗?我可以和你谈谈吗?”

目犍连注意一看莲华色女,不但看到她的面容,而且看到她的心。原来莲华色女是一个卖笑的女人,她有着一段传奇的经历,现在受外道的煽动,想以她的美色来诱惑目犍连,破坏目犍连的戒行。

莲华色女虽然是半老徐娘,但她的美色却世间稀有。假若是别的男人,在她的魅力之下,一定会动心,可是在目犍连面前,她却找错了对象。

莲华色女的心地不完全是黑暗罪恶的,不过,她不知道她有善美的良心,因为她过去有不幸的遭遇,所以助长玩弄世间的性情。

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,看清莲华色女心中的企图,就站下来说道:

“可怜的女人!你的遭遇已经是那么不幸,你怎么还不知道自己的苦恼?你现在打扮得这么妖媚,自以为你很美丽,可是我看你的身体不但是丑陋的、污秽的,而且我更知道你的心中有着非法的企图!

你的身体,骨与骨的相连,筋与筋的交错,全身像弯曲的蛇一样。赤的血、黑的血,流动在你的体内。在你的皮肤当中,汗液、泪水、粪便,从九孔中不时地排泄出来。你不知道人的身体不净,装饰着外表自以为得意,迷于虚妄的美丽,好比老象沉溺于污泥,越陷越深”。

莲华色女用惊奇的眼光看目犍连,她不觉忏悔似的流泪说道:

“尊者!你说的话很对,我装饰着污秽的身体来迷惑人,实际上我自己也讨厌自己的身体,不过,我是一个没有办法的人,无论怎样我已经不能得到救济,我将来会给恐怖的因果所缠。”

目犍连又安慰她道:

“你不要自暴自弃,不管过去如何,只要忏悔前愆,是没有不可救的。衣服污秽时用水洗,身体肮脏时也可以水洗,心里不净时,可以用佛法洗。再污浊的百川,只要流到大海里去,大海水总会洗清百川流入的那些水。我的老师,大圣佛陀的教示,能够洗净污秽的人心,使每一个人都能够悟道得救!”

莲华色女很欢喜,就像不信似地说道:

“佛陀的教示真是这么慈悲伟大吗?尊者!你还没有知道我的过去,我说出来你一定会避而不愿意听,我的过去实在是太不幸太罪恶了。”

“你说出来听听也好。”

莲华色女就很羞惭地叙说她的过去道:

“尊者!我的名字叫莲华色女,是德叉尸罗城中长者的姑娘,在我二八年华的时候,父母为我招赘了夫婿。不久,父亲不幸去世,失去丈夫的寡母,就同我的丈夫私通,我知道时真是肝肠寸断,我那时已和我丈夫生养一个女孩,一气之下,我就舍弃女孩出走。脱离家庭后,我在人海中漂泊了几年,我又改嫁一个丈夫,过了几年幸福的日子。有一次,我改嫁的丈夫出外经商,他从德叉尸罗城回来时,瞒着我以数千的资金购买了一个小妾,他起初守着秘密,不给我知道,把那个姑娘藏在他的朋友家中,后来我知道时,哭闹着要看看那姑娘长得什么样的人,为什么她夺走我丈夫的爱情?可是,尊者!我不看则已,一看差点使我闷厥倒地,原来那个小姑娘就是我和前夫所养的女儿。

尊者!当我知道这样的事实后,叫我如何不悲伤呢?我想到我的罪恶怎么是这样的深重?当初,我的母亲既争去了我的丈夫,现在,我的女儿又跟我合争一个丈夫,我还有什么面目见人呢?从此,我又离家出走了。我讨厌世间,我讨厌人类,我做了卖笑的淫女。我要玩弄世间,玩弄人类,我就是这样打发着我罪恶的生活。

尊者!只要有钱,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不用我说,尊者已经知道我为什么来此要向你的戒行挑战,现在我该如何向尊者忏悔方好?”

目犍连听莲华色女叙述她的身世以后,他并没有轻视她的心,反而他看到莲华色女的心,此刻很真、很善、很美。他用怜悯同情的语言对她说道:

“莲华色女!我听完你讲的关于你的身世,虽然是一段可怕的因缘,但能依着佛陀的教示而行,这样的因缘是有结束的时候,遥阔的大海,无边的大地,是能藏纳污秽的。只要你能忏悔过去,精进佛道,过去的一切没有问题,此刻你获得佛陀救济的机缘已到,你跟我去见佛陀吧!”

莲华色女很欢喜,她以这样的因缘做了佛陀的弟子。

后来,在佛陀女众弟子的僧团中,莲华色女成为模范的比丘尼。比丘中是目犍连神通第一,比丘尼中就是莲华色女神通第一。

改过自新,是离苦得乐的不二法门。在大圣佛陀的教法中,哪怕他过去是十恶五逆之人,只要他精进修道,回心忏悔,总是可以得救的。

目犍连不但是神通第一,大孝大慈更是闻名。

他曾入地狱救母,七月十五日盂兰盆会相传至今。他曾劝弟布施,以神通力带弟往六欲天中,令其知道布施功德不会唐捐。他曾代佛陀讲说七佛通偈,七佛通偈就是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”他和舍利弗好像是佛陀的左右手,佛陀特别依赖的就是舍利弗和目犍连。

目犍连和舍利弗献身推动佛陀的法轮,贡献最大。佛陀的教法能于很短的时期遍及全印,他们俩实有不可磨灭的功劳。光荣归于佛陀,他们从未为自身的利益着想。

佛陀教法的隆盛,信仰的人当然欢喜。但不喜欢佛陀教法隆盛的,不但有提婆达多,还有更多的异教徒。尤其阿阇世王皈依佛陀之后,他对其他的异教很是排斥,这更增加了异教徒憎恨佛法的兴隆。

异教徒不敢来压迫佛陀,他们现在不但畏惧佛陀的威德,而且也畏惧国王的势力。最后他们想到先除去佛陀的两臂,那就是舍利弗和目犍连。

目犍连在弘法途中,经过伊黎阇黎山。他在山中静坐时,给当时的裸形外道见到,他们就集合很多的人从山上投下石头。石头如雨般地落下来,目犍连无常的肉身被打成肉酱。但裸形外道两三天不敢走近目犍连亡身的地方,他们惧怕目犍连的神通道力。可是为了传播佛法的种子,为了给后世做个为法牺牲的榜样,他的色身真的与世长辞了。

比丘们不久知道目犍连殉教的消息,有的垂头丧气,有的要为目犍连向异教徒报仇,有的就请问佛陀道:

“佛陀!目犍连尊者是那么了不起的人,他过去在跋伽国布教时,恶魔以神通入他的腹中,他能安静地告诫恶魔说,佛陀的弟子,除非业力现前,恶魔是不能害的。恶魔惧怕他的神力,就又出来了。现在这么一位有神通的尊者,真的是业报现前吗?他的后果怎么这么样地不幸呢?”

佛陀体证到宇宙的真理,他没有像比丘们那么激动,佛陀安静地告诉大众说:

“对了!肉体是无常的,业报是要了结的。只有目犍连尊者,亡身的时候不迷而入涅槃。生死的问题,在觉悟者面前是不成问题的。有生就有死,死是不必惊慌惧怕,要紧的是对死亡时有无把握。目犍连尊者为着宣扬如来的教法,他的牺牲真是无限之美!”

尊者目犍连的故事讲完了。

这节课就交流到这里。感恩大家!阿弥陀佛!


(正體字版)

第八集

劉素雲老師  第二次複講

時間:二〇二〇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 地點:六和小院


尊敬的各位同修:大家好!

阿彌陀佛!

今天我們接著講釋迦牟尼佛首座弟子舍利弗的故事。

佛陀對那位毀謗舍利弗的比丘說道:

「你毀謗長老的過失,現在不能懺悔,你沒有為僧團的和合設想,你有心要使僧團引起紛爭,你假使不誠實地悔過,你的頭腦將會分裂!」

毀謗舍利弗的比丘,立刻跪在佛陀的座前,對佛陀懇求道:

「佛陀!請求慈悲憐憫我,給我懺悔新生的機會!」

佛陀莊嚴地說道:

「你去向舍利弗懺悔!」

那個比丘俯伏低頭地跪在舍利弗的面前,舍利弗用手撫摸著那個比丘的頭,慈祥地說道:

「比丘!懺悔在佛陀的教法中,其效是非常大的,人能悔過,能夠改往修來,實是很大的善事。我接受你的懺悔,你以後再也不要犯罪!」

舍利弗的態度,舍利弗的話語,聽的人都大為感動。

有一次佛陀帶領弟子出外遊行布教回到舍衛城時,被大眾譏為六群比丘的弟子們,已先佛陀和大眾到達祇園精舍,而佔有比較好的坐臥處,並且還對人說:

「這是我們師父的,這是我們應有的地方。」

舍利弗在佛陀回來以後,也趕到祇園精舍,見他過去的坐臥處,都給六群比丘佔去了,就在樹下靜坐了一夜。佛陀早晨起來,聽到樹下有咳嗽的聲音,佛陀問道:

「誰在那裡?怎麼不在室內靜坐?」

年老的舍利弗回答道:

「佛陀!是我舍利弗。因為昨天跟隨佛陀回來的人很多,精舍都被住滿,我在樹下住一宿,沒有關係。」

佛陀聽後,就此因緣,對比丘說法道:

「諸比丘!我問你們,在我的教團中,要什麼樣的人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座、上等的水、上等的飲食呢?」

比丘們有的說要由剎帝利或婆羅門出家的才可以,有的說要持律修行者才可以,有的說要布教說法者才可以,最後,佛陀莊嚴地對諸比丘說道:

「諸比丘!往昔在雪山中有鷓鴣、猿猴、大象同在一起,他們雖是朋友,但不互相尊敬,後來覺察這樣不對,才對年齡最長的恭敬,依他的教誡。這樣,他們身壞命終時,都轉生善處。諸比丘!你們要崇敬法臘的年老者,在現世受人稱讚,後世也才能生到善處。諸比丘!我的教法中,沒有階級的高低,但我的教法中有法臘戒長的長老,你們要奉事禮拜、供養,長老們是應受第一的床座、第一的水、第一的飲食。」

佛陀的法語,舍利弗聽了很感動,諸比丘聽了也很感動!

舍利弗的老友目犍連,有一次在布教的途中被裸形外道暗害,舍利弗得知這個消息,心中很傷感。

佛陀知道目犍連被裸形外道暗害,心中也很難過,佛陀從巴連弗城渡過恆河,到毗舍離城附近竹芳村的樹林,告訴大眾說,三月後自己要進入涅槃。大家一聽,像天崩地裂一聲,都感到宇宙旋轉起來,其悲哀的程度,比父母死亡猶有過之。

佛陀在這三月中,到祇園精舍、竹林精舍、重閣講堂、槃師多精舍、鹿母講堂等地巡迴一次。佛陀想在涅槃以前,希望相逢的人和他相逢一下,希望要講的話講一下。就在這時候,舍利弗想先要涅槃。有一日,他在禪定中想:「過去的諸佛,他上首的弟子,都是在佛陀以前進入涅槃,現在佛陀涅槃的日期漸漸到了,我是就該先佛陀而進入涅槃比較好。」

舍利弗心下這麼想,他即刻走到佛的座前跪下來說道:

「佛陀!我現在想進入涅槃,請佛陀允許!」

佛陀注視舍利弗,好久,才說道:

「舍利弗!你為什麼這麼快就進入涅槃?」

舍利弗禁不住傷感的樣子回答道:

「佛陀!我聽說在最近的不久,您就要進入涅槃,我是不忍心見佛陀涅槃的,而且我常常聽佛陀這麼說,過去的諸佛,他上首的弟子,必先於佛陀之前涅槃。我想,現在正是我進入涅槃的時候,想懇求佛陀允許!」

佛陀又再問道:

「舍利弗!你知道你涅槃的時候,但你要在什麼地方涅槃呢?」

「我的故鄉迦羅臂拿迦村,我百歲的母親還健在,我想見到母親,在生養我的房中進入涅槃。」

「我不禁止你,舍利弗!你可以照你的想法去做。不過,你是我的弟子中無比的弟子,你走的時候跟大家最後說些教示吧!」

佛陀命令阿難,集合比丘大眾送舍利弗,而且舍利弗也要向大眾說告別的言辭,大家都很快集合而來。舍利弗先對佛陀說道:

「佛陀!我從過去生中,就希望能值遇佛陀住世的時代,我終於滿足我的願望,我沒有比遇到佛陀再歡喜的事。幾十年來,承受佛陀的慈悲教導,使愚癡的我得開慧眼,獲證聖果。天下的言詞,也道不盡我內心的歡喜和感激。現在,我去世的時候近了,我馬上就要捨棄世間的束縛,可以進入自由自在的境界。我像負了很遠的重荷,現在就要放下來的人,解脫五體的束縛,不受諸有的苦惱。這是我和佛陀最後的告別,佛陀!請接受我的頂禮!」

舍利弗合掌頂禮,空氣非常靜默、嚴肅。

佛陀點點頭,舍利弗靜靜地站起來向外退出,直等到看不到佛陀的時候,才轉身而去。

諸比丘都捧著鮮花送舍利弗,這是寂靜莊嚴的行列,流著眼淚的人也不少。

舍利弗走了一程,對大家說道:

「請大家在此止步,不要再送了,只要均頭沙彌跟我來就好。各位請回,自己修行要緊,希望努力精進脫離憂苦的境界。佛陀出現在這個世間,實在是很稀有的,好像優曇缽羅花的開放,要幾千萬年才能遇到一次。人身是難得的,正確純潔的信心更難養成。我們能夠出家,能夠聽聞佛陀正法,更是百千萬億生中稀有的事。希望大家更進一步精進,諸行無常,更戰勝這個苦,到達無我涅槃的境地,那才是我們永遠的歸宿,那才是一個寂靜安樂的世界。」

舍利弗說法的時候,大家想到這是舍利弗最後生離死別的遺言,想壓制住悲哀也不能夠,眼淚總是涔涔地流下,都異口同聲地向舍利弗道:

「你是佛陀的首座弟子,是我們比丘中的長老,以後要你領導我們從事佛化的事情還多,你為什麼要這麼早就進入涅槃呢?」

舍利弗明白大家的心,仍然很安靜地說道:

「大家不要傷心,這個世間是無常的,大家不都常聽佛陀這樣說嗎?須彌山有崩壞的時候,大海有乾涸的一日,如同芥子那麼細微的關於我舍利弗色身的死亡,這是當然的,這就是世間的實相。我仍然要叮囑大家的就是要一心修道,脫離苦海走向極樂清涼的世界最要緊。從事佛陀教法救世的工作,世世代代,只要眾生想滅苦求樂,為了他自己,他就會來延續佛陀的慧命。」

舍利弗的話很令大家感動,大家知道這次和舍利弗分別,以後就永遠不能相逢,他雖然吩咐大家回去,但大家總是跟在他的身後。舍利弗並不喜歡他們有這樣依戀不捨的態度,又再斷然拒絕他們的送別,大家無法,只得目送長老舍利弗背影,仍然不想回去。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,眼淚就滔滔地流個不停,他們雖然是已經覺悟,但人情還是不會變的。

舍利弗離開佛陀和僧團以後,起伏在心裡的思潮,不禁感慨萬千,但並不紊亂,更是增加心內的澄明。他此刻像站在雪山的峰頂,全宇宙都浮現在他的心中。

舍利弗一步一步地向前走,均頭默默地、一步一步地在後面跟隨。

舍利弗到達故鄉的村莊,已將近日落黃昏的時候,他遇到他的外甥優婆離婆多,舍利弗問他道:

「祖母在家嗎?你去告訴她說我回來了,請她把生養我的房間打掃潔淨,我休息一下就來。」

「好的!」優婆離婆多見到舅父的歸來,非常歡喜,他即刻就先去祖母的住處將舅父回來的消息告知。

舍利弗回來做什麼?他的外甥是不知道的。

舍利弗的母親聽到很久沒有回來的兒子回來了,非常高興,舍利弗雖然是將近八十歲,但他在已有百歲的母親心中,仍然是把他看成小孩子。

把生養舍利弗的房間打掃乾淨,他的母親覺得很奇怪,但母子的相逢使她歡喜興奮得不再考慮個中的緣故。

舍利弗回到家了,和家人一一問好,全家都異常歡喜,他的外甥替他洗足,送他進入淨室。舍利弗入淨室後,才把回來涅槃的消息告訴大家。

他的母親和家人大驚,均頭則不慌不忙地照顧。

「這裡沒有關係的,你們放心。」舍利弗說,他再加重語氣認真地說道:「母親!我的心很落實也很安穩,我今生逢到我的老師救世主佛陀,接受他的教導而依照實踐的我,已經從生死的迷海中得救,我已從煩惱的囚籠中解脫,沒有什麼可恐懼的事。我所以歸來,就是為了進入涅槃,請你們安心,人間誰沒有死?像我從苦中解脫出來進入涅槃,實在是最幸福的事!」

舍利弗又把佛陀的法語轉誦一些給母親聽,他的母親很懂得他的意思,向舍利弗道:

「你講得很對,不迷進入涅槃,沒有生死之患,實在是無上的幸福。那就請你安靜一會兒吧!」

舍利弗的母親雖然這麼說,但她退歸自己的房中,內心禁不住一陣悲哀,眼淚也流下來!

舍利弗對沙彌均頭道:

「你到那邊房中去,我一個人在這裡就好。」

舍利弗回來涅槃的消息傳遍村莊的時候,已是半夜三更,但居住在左近皈依過佛陀的人都聚集而來,他們要拜見舍利弗向他問好,並要聽他的說法。

均頭引大家坐在一個地方等候,告訴他們等尊者休息一會兒再見。

更深夜靜,舍利弗的靜室中沒有一點聲音。

東方發出晨曦,黎明漸漸地到來,舍利弗喊均頭的名字,問道:

「有什麼人來了嗎?」

「是的,聽到尊者要入涅槃來求見的人。」均頭在回答。

「那麼,你去把他們請來。」

「好的,他們很喜歡見到尊者。」

均頭對求見的說,尊者願意和大家相見。

大家以為不能見到舍利弗尊者的生容,聽到這個消息極為興奮。大家靜靜地,放低聲音,不敢咳嗽,集合到舍利弗生養的室中來,這是神聖的相逢,舍利弗對大家說道:

「你們來得很好,我也想和你們見一面。四十多年來,我接受佛陀的教示,到各地弘法,在這之間,萬一我有罪過,希望大家給我最後的寬恕。我在老師救世主佛陀的身邊四十餘年,我對恩師從來沒有生過一念的不快或一念的不滿,我是愈來愈感激佛陀。我在這個世間,對有如大海那麼深廣的恩師的教示,還有深深不解的地方,今天想起來對救世主的恩師實在無限的抱歉。不過,以我被人稱譽的那一點智慧,我是了解到佛陀的慈悲,我遵照佛陀的教示而行,努力精進,我也獲得正覺。我沒有我執,我今日向你們告別,我要進入寂靜的涅槃境界。我願跟隨佛陀之後,永遠不生不死地長住在宇宙之間。」

大家聽到舍利弗的說法,看他那安靜的樣子,想到這就是將要去世的人嗎?真叫人不解。

大家很恭敬佩服,又很感傷,均頭請大家禮拜出室,舍利弗安住禪定,右脅而臥,遂入涅槃。

舍利弗的百齡老母很悲傷,但又感到這樣美地去世進入涅槃是很幸福,她對於自己的將來之死,也自信能歡喜迎接它的來臨。

舍利弗涅槃後的七日,把他的遺骸荼毗,均頭沙彌捧著他的遺骨回到竹林精舍,把一切經過先告訴阿難,阿難流著眼淚帶著均頭詳細地報告佛陀,佛陀默默地聽著。

佛陀知道阿難起初看見目犍連被裸形外道暗害,現在又看到舍利弗涅槃,心中一定萬分的傷感,佛陀就問道:

「阿難!你悲哀掛念什麼呢?難道舍利弗涅槃不可貴嗎?難道他接受我的教法,把我的真理帶走沒有留下來嗎?」

阿難恭敬合掌回答道:

「不是!佛陀!我不是這樣的悲哀掛念,尊者舍利弗,奉持戒儀,智慧很高,善於說法,勇於布教,他永遠是那麼熱忱地為教工作。這不但是我們知道,連異教徒都在讚歎。想到現在尊者舍利弗既然不在,為了正法的流布,為了千萬年後的教團,受他早於涅槃的影響,這不是我一個人的悲哀掛念,我想也是大家的悲哀掛念。」

佛陀知道這個事實,但佛陀靜靜地說道:

「關於這個,你不要掛念,舍利弗雖然不在,法是不會失的。無常本來是世間的真相,生滅是自然的道理。大樹要砍倒以前,先要砍掉大的樹枝;寶山在崩壞以前,先要崩倒大巖。目犍連和舍利弗在諸比丘內先入涅槃,這也是法的自然順序。佛陀不久也要順著法性進入涅槃,你們不要失望,佛陀的教法是不會與人去的,佛陀千千萬萬年永遠活在信的人的心中,佛陀會永遠照顧他。你們要皈依法,皈依我說的真理,不要皈依其他。進入涅槃,去極樂世界,是第一重要功夫!」

佛陀說了以後,集合諸比丘,從均頭沙彌的手中,接過舍利弗的靈骨,對大家說道:

「諸比丘!這個靈骨,在數日前,就是為眾生說法施教的大智舍利弗。他的智慧廣大無邊,除佛陀以外無人可比,他證悟法性,少欲知足,勇猛精進,常修禪定,為教為人,沒有我執,不喜相諍,遠避惡人,降伏外道,宣揚正法,他已獲證解脫,無諸苦惱。

諸比丘!你們看,這就是佛陀親弟子的遺身!」

佛陀講說時,大家不知不覺地對舍利弗的靈骨都五體投地地恭敬頂禮。

尊者舍利弗的故事講完了,作為講者的我意猶未盡,作為聽者的你們,不知有何感觸?給同修們留個思考題:我為什麼講這麼長的故事向大家介紹尊者舍利弗?


我們繼續往下介紹:

『尊者大目犍連』

目犍連尊者是佛陀十大弟子中神通第一。

目犍連是他的姓,他的名字叫拘律陀,是父母在拘律陀樹下求子而得名。他出身於富貴之家,父親官居宰相,所以大目犍連是貴族出家。

舍利弗是佛右面弟子,大目犍連是佛左面弟子。釋迦牟尼佛左右兩個弟子也是表法的。代表什麼?代表釋迦牟尼佛智慧第一,神通第一。

尊者神通廣大。

給大家講一個目犍連尊者神通救釋迦族的故事:

在久遠劫之前,釋迦族是一群漁夫,靠打漁為生的,琉璃王這一族是一個池塘裡面的魚。釋迦族的人把這個池塘水放乾了,那叫一網打盡,一個也不留。這個魚就發了狠心要報仇,將來他要是得人身,有這個能力的話,要報這個仇。

這一生遇到了,釋迦牟尼佛知道這件事情的因果,勸導釋迦族不要抵抗,告訴他們逃走、逃命。所以釋迦族大部分人翻過喜馬拉雅山到西藏,在後(西)藏落腳,以後再也沒有回去。章嘉大師曾經告訴老法師,釋迦族的後人在西藏。

目犍連尊者神通廣大,他要救釋迦族,他不聽佛陀的指示,在迦毗羅衛城被圍困時,他用神通把五百多人(其中有皇族)裝在缽裡送到天上,結果都化成了血水。他知道神通不敵業果。最後,他在布教時被裸形外道暗害,神通不能救他,這正是他的現身說法,給後人的警誡。

神通不是根本之法。佛陀常常呵斥自恃神通的弟子,因為神通對於了脫生死毫無關係。

目犍連的神通,耳朵聽聲音,不分遠近都能聽到;眼睛看東西,不分內外都能看到;甚至人心中的念頭,他也能知道。

關於能看到人的心,目犍連和蓮華色女有過一段故事:

有一次,目犍連經過一座園林,有一個中年的美人蓮華色女,帶著媚態走近目犍連,向目犍連打招呼道:

「目犍連尊者!有時間嗎?我可以和你談談嗎?」

目犍連注意一看蓮華色女,不但看到她的面容,而且看到她的心。原來蓮華色女是一個賣笑的女人,她有著一段傳奇的經歷,現在受外道的煽動,想以她的美色來誘惑目犍連,破壞目犍連的戒行。

蓮華色女雖然是半老徐娘,但她的美色卻世間稀有。假若是別的男人,在她的魅力之下,一定會動心,可是在目犍連面前,她卻找錯了對象。

蓮華色女的心地不完全是黑暗罪惡的,不過,她不知道她有善美的良心,因為她過去有不幸的遭遇,所以助長玩弄世間的性情。

神通第一的目犍連尊者,看清蓮華色女心中的企圖,就站下來說道:

「可憐的女人!你的遭遇已經是那麼不幸,你怎麼還不知道自己的苦惱?你現在打扮得這麼妖媚,自以為你很美麗,可是我看你的身體不但是醜陋的、污穢的,而且我更知道你的心中有著非法的企圖!

你的身體,骨與骨的相連,筋與筋的交錯,全身像彎曲的蛇一樣。赤的血、黑的血,流動在你的體內。在你的皮膚當中,汗液、淚水、糞便,從九孔中不時地排泄出來。你不知道人的身體不淨,裝飾著外表自以為得意,迷於虛妄的美麗,好比老象沉溺於污泥,愈陷愈深」。

蓮華色女用驚奇的眼光看目犍連,她不覺懺悔似的流淚說道:

「尊者!你說的話很對,我裝飾著污穢的身體來迷惑人,實際上我自己也討厭自己的身體,不過,我是一個沒有辦法的人,無論怎樣我已經不能得到救濟,我將來會給恐怖的因果所纏。」

目犍連又安慰她道:

「你不要自暴自棄,不管過去如何,只要懺悔前愆,是沒有不可救的。衣服污穢時用水洗,身體骯髒時也可以水洗,心裡不淨時,可以用佛法洗。再污濁的百川,只要流到大海裡去,大海水總會洗清百川流入的那些水。我的老師,大聖佛陀的教示,能夠洗淨污穢的人心,使每一個人都能夠悟道得救!」

蓮華色女很歡喜,就像不信似地說道:

「佛陀的教示真是這麼慈悲偉大嗎?尊者!你還沒有知道我的過去,我說出來你一定會避而不願意聽,我的過去實在是太不幸太罪惡了。」

「你說出來聽聽也好。」

蓮華色女就很羞慚地敘說她的過去道:

「尊者!我的名字叫蓮華色女,是德叉尸羅城中長者的姑娘,在我二八年華的時候,父母為我招贅了夫婿。不久,父親不幸去世,失去丈夫的寡母,就同我的丈夫私通,我知道時真是肝腸寸斷,我那時已和我丈夫生養一個女孩,一氣之下,我就捨棄女孩出走。脫離家庭後,我在人海中漂泊了幾年,我又改嫁一個丈夫,過了幾年幸福的日子。有一次,我改嫁的丈夫出外經商,他從德叉尸羅城回來時,瞞著我以數千的資金購買了一個小妾,他起初守著祕密,不給我知道,把那個姑娘藏在他的朋友家中,後來我知道時,哭鬧著要看看那姑娘長得什麼樣的人,為什麼她奪走我丈夫的愛情?可是,尊者!我不看則已,一看差點使我悶覺倒地,原來那個小姑娘就是我和前夫所養的女兒。

尊者!當我知道這樣的事實後,叫我如何不悲傷呢?我想到我的罪惡怎麼是這樣的深重?當初,我的母親既爭去了我的丈夫,現在,我的女兒又跟我合爭一個丈夫,我還有什麼面目見人呢?從此,我又離家出走了。我討厭世間,我討厭人類,我做了賣笑的淫女。我要玩弄世間,玩弄人類,我就是這樣打發著我罪惡的生活。

尊者!只要有錢,我什麼事都做得出來,不用我說,尊者已經知道我為什麼來此要向你的戒行挑戰,現在我該如何向尊者懺悔方好?」

目犍連聽蓮華色女敘述她的身世以後,他並沒有輕視她的心,反而他看到蓮華色女的心,此刻很真、很善、很美。他用憐憫同情的語言對她說道:

「蓮華色女!我聽完你講的關於你的身世,雖然是一段可怕的因緣,但能依著佛陀的教示而行,這樣的因緣是有結束的時候,遙闊的大海,無邊的大地,是能藏納污穢的。只要你能懺悔過去,精進佛道,過去的一切沒有問題,此刻你獲得佛陀救濟的機緣已到,你跟我去見佛陀吧!」

蓮華色女很歡喜,她以這樣的因緣做了佛陀的弟子。

後來,在佛陀女眾弟子的僧團中,蓮華色女成為模範的比丘尼。比丘中是目犍連神通第一,比丘尼中就是蓮華色女神通第一。

改過自新,是離苦得樂的不二法門。在大聖佛陀的教法中,哪怕他過去是十惡五逆之人,只要他精進修道,回心懺悔,總是可以得救的。

目犍連不但是神通第一,大孝大慈更是聞名。

他曾入地獄救母,七月十五日盂蘭盆會相傳至今。他曾勸弟布施,以神通力帶弟往六欲天中,令其知道布施功德不會唐捐。他曾代佛陀講說七佛通偈,七佛通偈就是「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淨其意,是諸佛教。」他和舍利弗好像是佛陀的左右手,佛陀特別依賴的就是舍利弗和目犍連。

目犍連和舍利弗獻身推動佛陀的法輪,貢獻最大。佛陀的教法能於很短的時期遍及全印,他們倆實有不可磨滅的功勞。光榮歸於佛陀,他們從未為自身的利益著想。

佛陀教法的隆盛,信仰的人當然歡喜。但不喜歡佛陀教法隆盛的,不但有提婆達多,還有更多的異教徒。尤其阿闍世王皈依佛陀之後,他對其他的異教很是排斥,這更增加了異教徒憎恨佛法的興隆。

異教徒不敢來壓迫佛陀,他們現在不但畏懼佛陀的威德,而且也畏懼國王的勢力。最後他們想到先除去佛陀的兩臂,那就是舍利弗和目犍連。

目犍連在弘法途中,經過伊黎闍黎山。他在山中靜坐時,給當時的裸形外道見到,他們就集合很多的人從山上投下石頭。石頭如雨般地落下來,目犍連無常的肉身被打成肉醬。但裸形外道兩三天不敢走近目犍連亡身的地方,他們懼怕目犍連的神通道力。可是為了傳播佛法的種子,為了給後世做個為法犧牲的榜樣,他的色身真的與世長辭了。

比丘們不久知道目犍連殉教的消息,有的垂頭喪氣,有的要為目犍連向異教徒報仇,有的就請問佛陀道:

「佛陀!目犍連尊者是那麼了不起的人,他過去在跋伽國布教時,惡魔以神通入他的腹中,他能安靜地告誡惡魔說,佛陀的弟子,除非業力現前,惡魔是不能害的。惡魔懼怕他的神力,就又出來了。現在這麼一位有神通的尊者,真的是業報現前嗎?他的後果怎麼這麼樣地不幸呢?」

佛陀體證到宇宙的真理,他沒有像比丘們那麼激動,佛陀安靜地告訴大眾說:

「對了!肉體是無常的,業報是要了結的。只有目犍連尊者,亡身的時候不迷而入涅槃。生死的問題,在覺悟者面前是不成問題的。有生就有死,死是不必驚慌懼怕,要緊的是對死亡時有無把握。目犍連尊者為著宣揚如來的教法,他的犧牲真是無限之美!」

尊者目犍連的故事講完了。

這節課就交流到這裡。感恩大家!阿彌陀佛!








{playpage:jingwen}

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

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

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